繁體中文English
首頁 詠春之路

劉功成詠春之路

 

WBC世界拳擊理事會 - 英國拳王般奴

WBC世界拳擊理事會 - 英國拳王般奴

WBC 會議各國代表

WBC 會議各國代表

WBC主任拳証

WBC主任拳証

與WBC會長蘇禮民及泰皇之兄弟進入會場

與WBC會長蘇禮民及泰皇之兄弟進入會場

泰國會長, 斯里蘭卡會長, 劉功成

泰國會長, 斯里蘭卡會長, 劉功成

墨西哥拳王-曾湯尼, 劉功成, 印尼會長

墨西哥拳王-曾湯尼, 劉功成, 印尼會長

接受中國武術協會職員獻花

接受中國武術協會職員獻花

二00四年鄭州武術比賽後合照

二00四年鄭州武術比賽後合照

鄭州各大報章

鄭州各大報章

少林寺側門留影

少林寺側門留影

鄭州各大報章

鄭州各大報章

美國會長吳廷貴、加拿大鄧華、澳門陳永杰

美國會長吳廷貴、加拿大鄧華、澳門陳永杰

前中國武術協會主席徐才

前中國武術協會主席徐才

三水市新聞發報會

三水市新聞發報會

國際龍獅總會張發強部長

國際龍獅總會張發強部長

劉功成師傅的學武歷程,說來相當傳奇,他早年父親不在,但向有學武之心,因可保家衛國。偶聞街坊說,有一種拳術,只要學習數月或半年便即可打得兩咀,但劉不以為然,因為自小耳濡目染,學拳先練馬,習武紮馬都要紮三年,哪種拳術可以那麼了得,當然不相信。有一天,他到對面理髮店理髮,旁邊坐著一個光頭佬,理髮師傅告訴劉說,這個光頭佬就是葉問,是傳授此拳術之人。劉當時便要求葉問傳授幾招,大家都是街坊,原來葉問住在通菜街149號,劉就住在192號。葉問有感劉只有15、16歲,身材與他相近,是個可造之才,於是答允介紹往住在通菜街149號-192號之間弼街其六呎高的徒弟梅逸武館,就此劉在那邊獃了幾個月。在此期間,為了學以致用,為了証明詠春拳是否如街坊所說般了得,不時走到九龍塘三角花園,四角花園附近,看看有沒有可以試招的對象。每看到穿紅著綠,作亞飛打扮者,便挑釁他們交手,當然大部份都能得心應手,但有時打完之後很難把他們擺脫,他們往往遠遠跟在後面,問為何打他。每每學到新招,便到處找尋獵物,回想起來,劉師傅都覺得戇居野蠻及殘忍。

因為鋒芒畢露,經常受到附近習武者挑戰,要求較量,劉以會考臨近為理由加以推辭。到會考完畢,對於他們再度挑戰,劉不勝其煩,最後只好告之梅逸及葉問。葉問知道此事,著其弟子陳建熙及王榮等人到何啟聯開設之大生飯店閣樓,與劉對練,以長橋大馬及對手所練之拳法與劉過手。臨近講手期間,劉告之其母說,因為要參加比賽,要求煮些補氣之藥物,來增強體力(其實去打架)。

比賽當天早上,大隊人馬約定在弼街花園街見面,劉十分緊張,但對手卻非常輕鬆,一手托起一個大冬瓜,一口氣喝下整盒維他奶。之後,就一起到洗衣街濠江餐廳天台。劉穿著白衫白短褲,成個運動家咁,上到天台時,劉已雙腳發軟,震過貓王,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答應人打就要打,哪有縮沙之理﹗當時王榮做公証,潮州仔陳建熙當教練,葉準、葉正等人都在場觀戰。結果講手完畢,劉獲大勝。葉問得知賽果後,立即窺看與劉交手的對手之情況,見此人V字身材,滿身傷痕,自此對劉印象更深刻。後來,劉因年少氣盛,為了些小事情,便改往拳王林北士處學習西洋拳。

過了一段時間後,葉問見劉很久都沒有上龍鳳茶樓飲茶,深感奇怪,並感到可惜,因為葉問等人都喜歡晚晚在龍鳳那裡嘆茶食蓮蓉飽,風花雪月一番。與此同時,劉應王榮之邀,到其剛開業之劍釗拳館教拳。

一天下午,劉接到葉問電話,著他到其住所找他,叫他拜師,叫師傅,封利是,著劉把過往所學的耍出來,並執正劉之套拳及手法,當時葉正老婆五嫂亦在場。之後,葉問常常到192指導劉,劉亦跟隨葉問到處教拳。跟隨學藝期間,亦受到很多門派挑戰,葉問都會詳細分析,及加以鼓勵,葉問永遠不會叫話「唔好打」。

後來,劉已是多個社團的教練,九龍巴士體育會,大坑東協同中學,路德會等等。一九七四年,不顧“大王”鄧生阻撓,自恃藝高人膽大,便自費買機票到台灣參加介壽杯國術擂台比賽,對方是花蓮海軍陸戰隊之柔道冠軍,看來約135磅,當時劉卻只有115磅,在沒有教練及助手之情況下,隻身上陣。

開始時,劉充滿信心,用左右直拳向對方攻擊,但卻被對方避過,並把劉屢次摔倒,『撻生魚咁撻』。如是者過了 一兩個回合,因為對手太強,自己賽前又去飲花酒,又未熟讀賽例,亦無人提場,當時本想在第三回合棄權,但想起自己過往的威風,怎能就此認衰?於是在第三回合改變戰略,先踩踢其前鋒腳,然後以左,左直拳及右勾拳攻打對方,對方『領野』,被打到『暈陀陀』,結果對方被打至全無還擊之力。劉雖然在第三回合佔盡上風,但時不予我,到底在第一二回合被摔倒多次,計分是計回合分,故最後亦被判輸。雖然如此,但劉已做出在擂台上最難做的事情。

對方年輕力壯、超重、地頭蟲,一二回合佔盡上風,劉被撻到腦袋一片空白,氣力不繼,而沒有教練助手之下,居然嬴盡第三回合,可說是奇蹟。劉功成師傅回憶說,當時是因為只有積極面對,奮戰到底,才能起死回生。

在九六年去北京途中,黃淳樑對劉說:「那次你的西洋拳味太重,否則早就嬴了!」原來那時他想叫劉去日本參戰。

劉認為,每個人都有責任為國家做一點事,不是吃吃喝喝就此一生白過,應該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貢獻祖國。早年眼看外國文化入侵中國,原本源自中國的功夫變成外國的武術。有如中國的飲茶文化,已變為日本的茶道,龍舟文化亦受到韓國的挑戰,最近韓國又建世界武術村。其實中國武術,博大精深,不過卻多數由民間個別發展,故得不到真正效果。如果國人不認真去處理、面對,中國傳統武術將會被外國人據為己有,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如今外國人學中國功夫以學詠春拳人數最多,由於外國人對中國功夫的認同及愛好,對中國功夫的態度及學習精神,遠遠超過國人。劉想,將來中國人要學正統的詠春拳,恐怕要到外國才可以學到了,什麼總會都將可能設在美國、歐洲及加拿大,而不是中國或香港。

更重要的是,現在教詠春拳的師傅,良莠不齊,濫竽充數,標奇立異的實在太多,使學員無所適從。有一天,外國人將會創造自己的品牌,以國家或個人名義冠名的詠春拳將會陸續出台,以詠春拳為基礎的什麼什麼武術亦會相繼衍生出來,令詠春拳文化落在外國人手裹。是以他在這十多年來,不斷呼籲有關單位立即把詠春拳一體化,把最完善的詠春拳編排出來,讓國人及外國人有目標,有向心,有所適從,共同推廣詠春文化。

只追求金牌而失去優良的文化,只會得不償失,歷史都會批判,況且,金牌隨時可以被其他國家取去。

九七年回歸前,劉功成曾與前中國武術協會主任李杰討論研究此問題,已有正面的構想,故此劉希望,新任中國武術協會主任王筱麟及于再清局長明白時間的迫切性。為了盡早落實此事,他或會去信開明的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及溫家寶,告之維護此中國武術文化的重要性。

其實,要整合詠春拳,是國家體育局及文化局的責任,技術上由民間武術團體負責,由精於詠春拳,清楚外國拳術及有實際經驗的人參與,絕不能以行政手段來控制規範詠春拳,亦不能政治分贓,為了平衡各方利益,把不同派別的詠春拳,東拉西扯的堆砌出來。這不符合中國武術的宗旨,亦不符合國家利益,真正有武學知識的詠春人士亦不會盲目跟隨。要做到統一化,人人所接受,有說服力的詠春拳,非要加倍用功研究不可,希望盡快出爐以制衡外國武術在中國及世界的影響力,更把詠春拳推廣到全世界,以動制動。

雖然,國內及香港的詠春團體眾多,但在去年 十月十五日,河南鄭州舉辦之第一屆世界傳統武術比賽,劉帶領之葉問國術總會,是唯一的香港及中國詠春組織,但又居然找不到一個懂詠春拳的裁判,裁判長吳彬擅長武術,但不懂詠春拳﹔副裁判長董德強精於蔡李佛,其他評判連什麼是詠春拳都不知,怎樣評分?結果法度好而無聲者低分,打得一般,但叫喊得愈大聲者愈高分。但至少葉問詠春拳能夠飛躍少林,廣傳祖國,相信葉問宗師都會感到安慰。

劉早年與曾湯尼到北京,推動中國拳擊協會加入世界拳擊理事會,參加職業西洋拳。當時,徐寅生、洪林、曾群等人認為,中國因為之前有文化大革命,拳擊及武術被禁止,老人家又保守,要讓時間過去,才有希望。

葉問第一代弟子參觀葉問堂 葉問堂開幕典禮剪綵
葉問第一代弟子參觀葉問堂 葉問堂開幕典禮剪綵
葉問國術總會及詠春體育會宴請盧文錦 葉問國術總會團年宴會
葉問國術總會及詠春體育會宴請盧文錦 葉問國術總會團年宴會
中國散打拳王柳海龍 與日本極真派空手道會長等合照
中國散打拳王柳海龍 與日本極真派空手道會長等合照
葉問國術總會慶祝神舟六號橫額 良士大廈功夫學校
葉問國術總會慶祝神舟六號橫額 良士大廈功夫學校
Mike 返國前宴請師兄弟 Paul 在港結婚宴請師兄弟
Mike 返國前宴請師兄弟 Paul 在港結婚宴請師兄弟
彌敦道鬧市表演 彌敦道鬧市表演
彌敦道鬧市表演 彌敦道鬧市表演
Paul 在美麗都武館練習標指 前中國武術協會主席李杰
Paul 在美麗都武館練習標指 前中國武術協會主席李杰
中國武術協會主席王筱麟 中國武術協會主席王筱麟
中國武術協會主席王筱麟 中國武術協會主席王筱麟
參加佛山精武會詠春交流 佛山武術節與梁市長合照
參加佛山精武會詠春交流 佛山武術節與梁市長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