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English
首頁 新武俠 最新一期新武俠(2010第24期)文章

最新一期新武俠(2010第24期)文章

2010年8月28日

 

蛻變中的詠春拳

早前國內電視臺不斷播放電視劇《李小龍傳》,加上甄子丹主演電影《葉問》亦在全國放映。主角葉問宗師及一代巨星李小龍均修習詠春拳,因此引起各界對詠春拳術之關注及興趣。追求詠春拳人士不斷增加,千方百計找尋詠春師傅的人不計其數。

在中國大陸,除了南方少數地區有不同詠春拳分支外,大部份地區,尤其是北方、中部,對於詠春拳都比較陌生,是以產生渾水摸魚的情況,只懂皮毛,濫竽充數的師傅比比皆是,教授奇形怪狀的詠春拳。當然亦偶然有正宗拳術的師傅。因此作為葉問宗師創立之葉問國術總會,實在有責任向國內外有興趣之人士作出推廣介紹,以發揚葉問精神,維護優秀的中華國粹。

在一九九六年,本人代表葉問國術總會,與當時的詠春體育會主席黃淳樑,應國家體育委員會武術運動管理中心培訓部的邀請,前往北京推廣詠春拳,之後黃淳樑師傅更率徒開辦詠春拳短期訓練班,學員反應積極熱烈,但由於種種原因,詠春拳在國外的發展比國內蓬勃得多,因此在國內推廣這種優良文化實有必要。

去年,應山東省武術院邀請,葉問國術總會由本人與一眾教練員遠赴山東省泰安市教授詠春拳。山東省各大武館、院校都派教練員來參加培訓,雖然只有數天,時間倉率,但作為拋磚引玉,實屬難得機會。

此次得到主辦單位山東省武術院的邀請,孫剛同志的大力支持,中國武術協會副主任王玉龍的穿針引線,在此深表謝意。

詠春拳源出少林,傳自佛山,植根香港,宏揚世界,視為香港文化之葉問詠春拳,有機會向國內同胞傳播這優良文化,實在是值得驕傲的。

葉問國術總會主席
劉功成

 

2009年7月10日,葉問國術總會應山東武術院邀請,遠赴山東省泰安市教授詠春拳

2009年7月10日,葉問國術總會應山東武術院邀請,遠赴山東省泰安市教授詠春拳

詠春拳劉功成師傅與教練員合影

詠春拳劉功成師傅與教練員合影

與劉德泰教練黐手示範

與劉德泰教練黐手示範

 

虛懷若谷

意大利弟子回國教拳

意大利弟子回國教拳

下面是劉功成師傅的兩個義大利學徒的講述。這兩位學徒在偶然與他相識之後,決心獻身詠春拳。

在義大利和歐洲眾多不同協會練習了約20年詠春拳之後,我們決定去尋找這拳法的所謂的傳統概念。我們對歐洲師傅(學校)教法失望,覺得有需要跟隨著能夠引導我們學到詠春拳原套路的人。許多年前葉問帶來這些傳統文化,現在由香港的一些師傅(葉問弟子)保留著。後來我們去拜訪香港的一些學校,有些師傅拒絕了我們,也不讓我們解釋我們的目的,其他人對招式的理解也不合我們的意思及邏輯,直到我們無意間找到葉問的最後一個助教--劉功成師傅的學校。見到他時候,我們頓時一怔:他的性格和素養出乎我們的預料。儘管我們的反應激動,他也沒有立即決定教我們,因為當時他的學校裏每天都有很多人,每個人都想成為他的學生。所以,他為什麼需要接納外國人呢?

但是時間和決心產生了效果。

從技術角度看,劉功成真正擁有了我們尋找的東西:對詠春拳的完美認識,對動作的掌握,對技巧運用的信心,還有教學中的很多耐心!

從握拳的正確方法到更複雜的拳法或者是兵器的掌握,劉功成師傅總是解釋得很清楚詳盡。他表現出來的能力和誠實是我們以前作為武術學生生涯中從沒有碰到過的。能遇見他,我們感到很自豪。

在香港,代表詠春拳的各個組織的緊密聯繫程度和合作的深度使我們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在歐洲,每種事物都是短暫的,都是建立在不同價值觀的,所以我們很難理解這種家庭聯繫。

我們與劉功成師傅一起參加了“斟茶儀式”,叫做拜師。通過這個儀式,我們很好地瞭解了使香港各協會成員聯繫在一起的紐帶,功夫中的家庭觀念,最重要的是師徒和徒師之間的緊密關係。當然,建立信任是需要時間的,對我們來說,經常訪問香港,與師父一起合作參與各種計畫,這是很重要的。

我們感到很榮幸,像這樣能成為一個重要家庭中的一員,但是同時我們也知道這要擔負很大的責任,不是小孩子的遊戲。我們的目的就是跟在歐洲一樣,也在香港發揚葉問和劉功成的詠春拳。

如果把香港的詠春拳與我們在歐洲學習的比較一下,會發現有很大的不同。初學者最初學的基本技巧最能表現劉功成詠春拳的特徵,對學生來說,這些技巧有戰略重要性。

這些基本技巧容易學,非常明瞭,直接,代表了像詠春拳這樣的武術的要領:簡單、直接、有效。

師父並不強迫學生去學習那些需要幾個小時才能記住的無盡的武術動作套路,因為如果練那些就是浪費精力。相反,他重視那種能節省時間且動作有效的武術原則。簡約和有效反映在各種武術形式上。這個形式實際上是另一個重要因素:訓練這些形式讓學生身體更強,心志更堅,幫助學生瞭解構成詠春拳系統的兩種因素:拳法的速度和精確。

看師父演示某個詠春拳的招式是很有趣的經歷,能讓我們瞭解一套動作的真正意義。

學習像詠春拳這樣的武術需要多年的奉獻和犧牲,但是收穫是無價的。我們跟師父走的學習之路將是學無止境,但是我們相信會繼續到香港以及葉問國術總會去參加他的深化訓練課程。這不僅僅只是學藝和知識交流,這中間還包含著友誼和對師父的尊敬。他為我們開啟了古老又寶貴的武術的大門。在這裏還有真正家的感覺,這就是我們為什麼把師父當成我們的第二父親。

Silvio Gazzaniga(西爾維奧.加扎尼加)
Furio Piccinini(富里奧.皮奇尼尼)

學員認真上課

學員認真上課

拜師後向長輩行禮

拜師後向長輩行禮

四位弟子拜師後與嘉賓合照

四位弟子拜師後與嘉賓合照

09年11月6日,葉問國術總會應深圳武術協會之邀請,在第二屆深圳傳統武術單項(詠春拳)交流大會,派出三十多人參與表演,介紹正宗之葉問詠春拳

09年11月6日,葉問國術總會應深圳武術協會之邀請,在第二屆深圳傳統武術單項(詠春拳)交流大會,派出三十多人參與表演,介紹正宗之葉問詠春拳

 

 

成仔過黎,拜師,叫師傅,封利是!

上課前合影

上課前合影

造謠者功夫有限,信者無知,為了抬高自己,就用造謠、流言打壓別人,其實,真的就是真,假的就是假。其實要表現自己的功夫,不是要靠把口講,或是用傳媒宣傳,最好在網上表演自然黐手,不是用特技來拍電影那種,到時同行一看便知龍與鳳。其實,你的功夫是否來自葉問,只有葉問最清楚,宗師做事,收徒,教絕招,用不著向任何人交代通報,你的功夫誰人教你,有幾多功夫,大家心知肚明。若要證實真相,最好找葉問問個明白。

1967年宗師知道我與人講手,特別行去花園街小販檔看看我的對手是何方神聖。發現他V字身材,口腫面腫。事後在龍鳳飲茶,宗師勉勵加許一番。之後因事轉打西洋拳,脫離詠春,宗師亦知道內情。一天下午,葉問用佛山話打電話給我:勝仔過泥,拜書,叫書傅,封勵樹!(成仔過來,拜師,叫師父,封利是!)當時嚇我一驚,於是我便到葉問通菜街149號9/F家裡接受欽點。當時葉正老婆五嫂也在場。葉問叫我打小念頭給他看,問我梅逸功夫點樣?我話梅逸幾正宗,他點頭說是,然後再問我亞榮功夫又怎樣?我話王榮花臣(花招)比較多,因為他曾學習螳螂拳,葉問話啱!(王榮是我與別派講手時做公證的,他帶我去講手,後來我亦帶他的徒弟周年發、吳國賢與空手道、洪拳講手。在68年11月他第一天開館時,等我來與他第一批徒弟開拳,之後我幫他教拳。)我乘機問他:師父!那麼邊個好呢?他說金銘幾好。這是當時的重點說話,之後他到通菜街192號2/F我家教我,之後我跟隨他到處教拳兼學習,又叫我去教他的入室女弟子王慧嫻,她住在西摩道,當時逢星期日上門一次,一張大牛,與一顎居士王仲華黐手又一張大牛,葉問帶挈我每個月搵兩張五百元大牛,40多年前一般人人工都是幾百元。當時葉問為什麼主動收我為徒,那麼多徒弟都不叫他們幫手教拳,大家想下,當時宗師心情如何,到現在我仍不明白葉問為什麼對我那麼關照。是以我對葉問是那麼有感情,為葉問國術總會略盡棉力。

其實大部分挂著葉問招牌者,未必一定系好功夫,功夫一定要靠自己天份和愛好,勤加練習,要有實質比劃較量。是以師父好功夫,但并不表示你都好。

功夫有限者才會造謠,信者無知。以下為本人詠春拳裹程:

1.啟蒙自梅逸
2.師承葉問
3.深化自劉功成(宗師寓意深長,勉強要更上一層,就要自我深化)

葉問國術總會主席
劉功成

王榮之劍釗拳館開幕時影

王榮之劍釗拳館開幕時影

 

我與葉準關係良好

由左至右(上排左起二):馮平坡、梁鵬、葉正、蕭沃民、文彥光、陳衛匡、劉漢琳、徐尚田、葉準、駱耀、盧文錦、劉功成

由左至右(上排左起二):馮平坡、梁鵬、葉正、蕭沃民、文彥光、陳衛匡、劉漢琳、徐尚田、葉準、駱耀、盧文錦、劉功成

 

72年尾宗師設靈於九龍殯儀館,在門口遇見葉準,他說你過往幫亞爸教拳,現在可否幫我。

於是我到九龍城葉問國術總會幫他教拳。當時何基、李明、梁忠威(大隻偉)等人都在學習。後來詠春體育會選拔拳手參加臺灣介壽杯擂臺大賽,葉準叫我代勞訓練大隻偉去打,我帶他到天光道陸軍球場練了兩個星期,結果打敗兩名對手。去年,電影葉問I之慶功宴,葉準亦邀請我參加,並送了一把紅色扇給我,有甄子丹等全體工作人員簽名。當時他只有一把,所以我們的感情如何?40多年了。

最近網上有一套短片在YouTube出現,是我同葉準黐手,由於此片有人未徵求我及葉準同意而擅自放上去,我亦未能證實這片從哪裹來,為免被人揣測誤解,我已向YouTube投訴,已經把它刪掉。其實這是在 8 年前,我與葉準到江門古勞參觀贊先生故鄉,其間有人表演詠春拳娛樂我們,但我們認為可能是A貨,不是詠春。在午飯時,我向副市長提出要求,希望他能找最好的詠春師傅表演給我們看。市長於是召集十多廿位師傅,包括古勞最有名之馮姓師傅,叫做坦克。飯後,各自就位觀賞他們表演。

他們表演拳套之後,要求我表演,雖然我身體不適,但經不斷拖拉客套之後,我也表演小念頭獻醜。之後他們有幾對人表演黐手。

最後,他們提出要與我黐手,我認為大家黐手方式不同(當時他們是坐低樁馬,追手不追身,與我們的黐手手法不同,雖然古勞是葉問宗師的師公梁贊出生地,但功夫有極大分別),很容易引致誤會或誤擊對方,但他們想試下葉問詠春是怎樣的,繼續催促我與他們黐手,當時他們十多廿人,我想黐輸黐贏都吃虧,所以千方百計拒絕,但都很難脫身。

幸好都是準哥老練,當機立斷,為了平息他們的慾望目的,馬上說:『成仔!我同你黐!』其實我與葉準都是第一次互相黐手,他自教拳後亦從未曾有與師兄弟黐手。由於這是在同行面前展現葉問詠春的時刻,所以我們絕不能只作很沈悶、沒有看頭的盤手動作。我們互相已經會意知道應該作出一些看來比較激烈的攻防過手動作,當然過手時大家都會碰到對方。結果他們拍爛手掌。後來我對大家說,我師兄已差一多八十歲,功夫了得,我眼鏡差不多被他打爛,他們又再拍掌。其實,大家都係葉問徒弟,他威即是我威。如果他再正面打多我幾槌,都沒有問題,因為是表演?!但一般對詠春不很了解的人,以為我們是在打架,話這個不對,那個又不是,根本就不懂功夫。其實平時在課室練習黐手時,口血鼻血,甩牙都周不時會發生,其實是小兒科,因為這就是葉問詠春。

準哥,在此希望你我來日方長,友誼永固,身體健康。